所在位置:

俄罗斯重拳出击 增强反腐信心

来源:通化市纪委市监委 发布时间:2016-01-19 09:35 字体显示:

腐败是社会的毒瘤,在俄罗斯也不例外。多年来,俄罗斯重拳出击,反腐措施取得一定成效。俄罗斯高层领导的反腐决心已成为民众树立反腐信心、增强反腐意识的基础。

  高层反腐态度坚定

  俄罗斯高层的反腐败决心以及对反腐败工作的垂直领导,为俄罗斯反腐败政策的制定和相关措施落实提供了有力保障。

  2008年,俄罗斯通过《反腐败法》并成立反腐败委员会,由总统直接领导。

  2013年2月,再次就任总统的普京向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提交法案,禁止官员在海外拥有银行账户、持有外国发行的股票以及其他金融票据,加大对“裸官”的打击力度。同年12月,俄罗斯在反腐败委员会之外又成立了总统反腐局。

  2014年2月,普京签署法令,要求政府官员和国企领导申报海外房地产并解释买房资金来源,否则将被解职。

  从2015年1月起,俄罗斯禁止在国家安全领域工作的官员在国外银行开设账户,禁止政党接受有“外国代理人”嫌疑的俄非政府组织捐赠。

  “打虎”行动振奋民心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多次表示,不管官员职位多高,只要存在腐败问题就要依法惩处。俄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强调,俄罗斯反腐败斗争中没有“不可触碰”的官员。

  近年来,俄罗斯不断有各级别官员因腐败落马。

  2012年11月,时任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因隶属于国防部的国防服务公司侵吞国有资产30亿卢布(当时约合9000万美元)而遭解职,成为俄20余年来第一位因腐败丢官的在职部长。随后,俄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和国防部两名副部长被解职。

  2015年9月,俄联邦科米共和国总统盖泽尔和另外18名嫌疑人因涉嫌组织一个犯罪集团并窃取大量共和国财产遭逮捕。

  据俄国家杜马反腐败委员会主席亚罗娃雅透露,2015年上半年有766名政要因腐败被判刑,其中包括联邦议员。

  不断挥动的反腐败“大棒”让贪腐之风得到一定程度遏制,在民众意识中俄社会反腐严峻形势有所好转。俄《独立报》引用的最新民调显示,接受调查者中有一半认为反腐败斗争取得成效,近半年来国家权力机关和地方自治机关腐败程度下降。

  反腐形势仍然严峻

  尽管俄罗斯反腐败行动逐渐取得成效,但反腐败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全俄社会舆论调查中心2015年10月公布的数据显示,69%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的腐败现象十分严重。普京曾坦言,腐败是俄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重大障碍”。

  俄总检察院副总检察长布克斯曼在2015年上半年工作总结会议上指出,俄罗斯腐败案件数量减少的态势只是缘于行贿者报案数量的减少。同时,专家也承认,经常会出现为逃避惩罚而直接或间接收买法官、证人和受害人,以及证人在法庭上翻供导致嫌疑人因证据不足而被无罪释放的现象。俄相关机构也承认,俄罗斯经济每年因行贿受贿蒙受几十亿美元损失。(据新华社)

责任编辑: 网站管理员

wordpress主题
五峰 | 南安市 | 温宿县 | 凤翔县 | 大田县 | 慈利县 | 类乌齐县 | 抚远县 | 靖西县 | 方城县 | 龙里县 | 泌阳县 | 内丘县 | 锦屏县 | 宁蒗 | 南开区 | 抚松县 | 江西省 | 庆云县 | 福清市 | 文登市 | 綦江县 | 铜山县 | 广宁县 | 册亨县 | 潼关县 | 洪洞县 | 青冈县 | 偏关县 | 石楼县 | 水富县 | 彭山县 | 湖州市 | 波密县 | 睢宁县 | 三门峡市 | 花莲县 | 塔河县 | 靖江市 | 乌拉特后旗 | 洪湖市 | 福州市 | 东丽区 | 沙田区 | 津南区 | 丹江口市 | 浙江省 | 白朗县 | 乾安县 | 根河市 | 汝城县 | 成武县 | 青冈县 | 邢台市 | 镇雄县 | 沂源县 | 乃东县 | 公主岭市 | 台南县 | 白城市 | 大安市 | 双牌县 | 墨竹工卡县 | 呼玛县 | 芮城县 | 永昌县 | 宁强县 | 浦县 | 康马县 | 佳木斯市 | 宜宾县 | 行唐县 | 德惠市 | 睢宁县 | 乌兰浩特市 | 安溪县 | 固安县 | 达孜县 | 常德市 | 高邮市 | 安多县 | 铁岭县 | 宜黄县 | 金川县 | 措勤县 | 昌吉市 | 宁强县 | 宣威市 | 新泰市 | 温州市 | 福海县 | 新安县 | 图木舒克市 | 万山特区 | 林甸县 | 郴州市 | 阳春市 | 五常市 | 施秉县 | 佛冈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