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意大利”腐败文化”削弱反腐成果

来源:通化市纪委市监委 发布时间:2015-12-06 10:23 字体显示:

? ? ? ?意大利近期通过了国家《反腐败法》。新法预防和惩罚措施并重,同时赋予国家反腐机构更大权力。近年来,意大利饱受腐败困扰,特别是官商勾结的腐败案层出不穷,呈现监管严重乏力的局面。如何反腐治本,有效实行法律监管,已成为该国亟待解决的难题。

  意大利近期的腐败大案多涉及公共工程,比较著名的有米兰世博会公共工程腐败案、威尼斯治水公共工程腐败案、罗马市政府官员集体涉黑腐败案等。在许多腐败案件中都出现部长级官员涉案。历史上,政府总理涉案也不在少数。

  据统计,意大利涉及腐败的案件平均每年给国家造成约600亿欧元损失。意大利国家反腐败局局长坎托内已多次表示,不断增多的腐败案使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境地。

  然而“病去如抽丝”,司法痼疾首先使意大利反腐阻力重重。尽管意大利具备完善的审检体系,司法独立在理论上能确保反腐有效运行,但事实并非如此。

  意大利长期以来存在诉讼拖延、积案严重的问题。对此,意刑法律师布拉蒂认为,意大利法律过于繁冗,不同法律之间存在冲突,使得辩诉之间难以达成一致。司法程序时间长、效率低,让腐败者存有能逃避制裁的侥幸心理,拖延案件审理成为他们逃脱法律制裁的“撒手锏”。

  例如,曾三度出任总理的贝卢斯科尼执政期间丑闻缠身、官司不断。媒体称,贝卢斯科尼已卷入大约30起案件。由于他不断上诉使得多起案件超过诉讼时限,除一桩逃税案外,其他案件均未结案。

  坎托内认为,意大利普遍滋生的腐败现象就像一种“腐败文化”,因为腐败不一定会让官员失去政治影响力。显然,贝卢斯科尼就是个典型的例子。

  对于贪腐盛行,意大利也曾重拳出击肃贪反腐,1992年开始的“净手运动”是意大利历史上最著名的反腐运动。在这场运动中,司法机关在全国查出1200多起贪腐案件,涉及8位前总理和5000多名政经界人士,有300多名议员接受了调查。

  但在反腐方面,意大利缺少一个长久战略。意大利全国法官协会主席鲁道夫·萨贝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打击腐败不仅要治标,更要治本。“净手运动”之后,政府出台的一些法律让腐败分子有恃无恐,例如不再让行贿人员入狱,而是将其软禁;部分造假账的行为被降低处罚;针对某些犯罪的诉讼时效时间缩短等。同时,政府监管乏力,使得法律形同虚设。这些都给反腐增加了难度。

  舆论认为,腐败已经使意大利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治本非短期可为。可以说,反腐政治意志将是对意大利政坛的严峻挑战。

责任编辑: 网站管理员

wordpress主题
南溪县 | 黎川县 | 遵化市 | 宜兰县 | 丹江口市 | 高台县 | 拜泉县 | 金溪县 | 扎赉特旗 | 卢湾区 | 长海县 | 毕节市 | 奈曼旗 | 若尔盖县 | 兰溪市 | 平舆县 | 喀喇 | 博湖县 | 大厂 | 通山县 | 无锡市 | 拉孜县 | 渝中区 | 永嘉县 | 南雄市 | 景泰县 | 哈尔滨市 | 定结县 | 谢通门县 | 岗巴县 | 通海县 | 乃东县 | 红安县 | 敖汉旗 | 施秉县 | 辽源市 | 安仁县 | 临夏市 | 石林 | 皮山县 | 大埔区 | 东方市 | 大新县 | 恩施市 | 伊川县 | 江都市 | 潮安县 | 镇宁 | 芜湖市 | 射洪县 | 陕西省 | 镇安县 | 丰宁 | 日照市 | 顺昌县 | 怀柔区 | 永胜县 | 宜兰县 | 和龙市 | 无棣县 | 广东省 | 德庆县 | 信阳市 | 定南县 | 正蓝旗 | 昆明市 | 汝州市 | 临西县 | 长垣县 | 崇信县 | 东城区 | 凌源市 | 四平市 | 西丰县 | 西藏 | 双牌县 | 兰溪市 | 屏东县 | 广水市 | 二手房 | 罗田县 | 哈尔滨市 | 寻甸 | 龙游县 | 临颍县 | 佛山市 | 咸丰县 | 沁阳市 | 新巴尔虎右旗 | 海淀区 | 乃东县 | 涟水县 | 海口市 | 时尚 | 方山县 | 临漳县 | 城口县 | 阿巴嘎旗 | 龙江县 |